必须清退!上千亩鱼塘藏在湿地保护区核心区8年,养殖户利益谁来保护

必须清退!上千亩鱼塘藏在湿地保护区核心区8年,养殖户利益谁来保护

4月22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焦作孟州市对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督察。督察发现,在保护区核心区内,存在企业违法建设经营水产养殖项目长达8年,破坏湿地生态环境。对于保护区内的违法行为,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默许纵容,监管不力,失职失责。

河南黄河湿地是迁徙候鸟的重要越冬地和停歇地,也是我国河流湿地中最具代表性的地区之一。为何保护区内还有水产养殖?养殖户们是怎么说的?督察组还有哪些发现?

一则通告:借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名义紧急清退鱼塘

督察组成员前期通过卫星遥感影像对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遥感监测,发现位于焦作孟州市的一处点位,疑是未清退鱼塘。

下沉焦作的第二天,督察组就驱车前去。刚下车,就看见远近十几台施工机器正在清理鱼塘,有的塘清退了一半,有的快要完工。但由于清退仓促,仍有不少鱼塘正常养殖。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21052209222613.jpg>

督察组成员询问一位附近的养殖户:“您好,什么时候接到消息,开始清退鱼塘的?”

“就4月初,说上面要来查了,突然就不让养鱼了。”

记者随督察组又采访了几位养殖户,他们都表示3月中旬至4月初陆续知道要整改清退鱼塘,就在督察组来查的前几天,大批施工机器来强制清退鱼塘。

“是谁在组织清退鱼塘?”当督察组了解时,有人回答是政府部门,有人回答是“康达尔”(即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有限公司)。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1052209223117.jpg>

一位养殖户指着自家门前贴的一则通告给督察组成员看。上面写着:根据自然保护区相关法律条例,即将清退保护区核心区内的鱼塘,4月30日前清退目前没有养鱼的空鱼塘,10月30日前清退所有鱼塘。落款是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鱼塘拆除工作领导小组。

“就前两天才贴的。我才知道不是整改,就是不给养了。”他说。

随后督察组调研相关材料,发现了康达尔公司的一封委托书,上面提及“因无力执行中央环保检查相关要求……”对此,督察组对这里上千亩鱼塘展开了更深入的调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1052209223780.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1052209224485.jpg>

督察整改避重就轻,水产养殖8年来亮“绿灯

2003年6月,国务院批准建立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河南省西北部黄河中下游段,是中国东部平原与西部山地丘陵、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保护区东西长301公里,总面积68000公顷,横跨河南省4个省辖市8个县(市、区)。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河南省原有的3个省级保护区和2个国有林场的基础上组建而成,于2003年批准设立。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主要保护对象为黄河湿地生态系统及其珍稀濒危野生水禽。其中天鹅是保护区的主要保护物种之一,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有10种;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有31种。

2012年3月,孟州市政府将黄河湿地保护区核心区内1600亩土地出租给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租期20年,建设孟州康达尔生态水产养殖项目,建成水面面积为1300余亩的鱼塘。

2012年4月,孟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准予项目备案。2013年4月,焦作黄河河务局出具了黄河流域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项目审查同意书,2013年项目正式投运。

在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的10年后,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居然“顺理成章”地入驻国家级保护区核心区经营水产养殖活动。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和《黄河流域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项目审查同意书》有关规定,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在保护区核心区内违法建设水产养殖项目,利用鱼塘出租获取丰厚利润,属违法行为。

据悉,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及2018年“回头看”以后,焦作市制定整改方案提出加大黄河湿地违规项目整治和生态修复力度,明确要求“孟州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采石挖沙、养殖、旅游等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违规生产活动及设施全部清理到位,不反弹、不遗漏”。

2018年10月18日,原河南省林业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黄河湿地违规项目排查整改工作的函》,要求各地“对保护区内违法建设的破坏保护区生态环境的项目要逐一建立工作台账”。

然而,督察整改避重就轻、弄虚作假。焦作市林业局作为此项整改任务的牵头单位、孟州市政府作为责任单位,明知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在保护区核心区内违法经营水产养殖活动,却未将其列入排查整改台账中。不仅在核心区,在附近缓冲区内也有鱼塘养殖问题。在督察整改时做选择、打折扣、搞变通,在河南省调度督察整改进展时,焦作市林业局、孟州市政府却虚报已全面整改完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21052209224996.jpg>

经督察组调查核实,2018年以来,孟州市政府收取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土地租金190余万元,而孟州市康达尔众诚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收取养殖户鱼塘租金将近450万元,地方政府和违法企业实现了“双赢”,却牺牲了原本的湿地生态环境。

此外,现场督察发现,水产养殖使用过的药品废弃空瓶随意堆积在保护区核心区内。据介绍,1300亩鱼塘平均每年消耗饲料约2183吨、各种渔药近3000公斤,这与湿地保护背道而驰。

养殖户的损失,究竟该由谁来买单?

“去年底,康达尔跟我们收了今年一整年的租金,不交会涨价。如今我们都交了,这下鱼塘都要给清退了,买鱼苗和药的费用都要打水漂了。”一位养殖户告诉督察组成员。

当天,督察组不仅随处可见各类空药瓶,还看到不少死鱼被弃置于土埂上,发出阵阵腥臭。成员们边走边感叹:这本不该是黄河湿地保护区核心区应有的样子。
图片
清退鱼塘来得太突然,很多养殖户都还没从突击清退的消息中走出来,就眼见着隔壁一户户被清退。“他们有跟你们说明清退标准吗?”

“没有,都不清楚,还不知道会进行什么样的补偿。”当天,督察组一家家走访养殖户,很多人都表示,“今年的养殖计划怕是泡汤了,想到未来的生计还毫无头绪。”

国家级保护区的核心区经营水产养殖8年没被禁止,督察组一来就紧急叫停,造成养殖户难以挽回的经济损失。那么,谁该来为默许、纵容自然保护区内违法行为买单?(记者&nbsp张倩)

黄河湿地保护区为什么不能养鱼?

作者:乔建华

5月10日,本报刊发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沦为“收租地”》,报道了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河南省焦作孟州市期间,发现在当地的黄河湿地保护区核心区内,存在违法建设经营水产养殖项目长达8年的新闻,引发网友热议。其中不少网友感到疑惑:湿地养鱼条件便利,为何不能建鱼塘养鱼?针对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湿地养鱼会破坏湿地生态系统结构

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河南省西北部黄河中下游段,横跨河南省4个省辖市,即三门峡市、洛阳市、焦作市、济源市。在焦作市代管县级市孟州市境内的黄河湿地保护区核心区,督察人员发现这里建有1300余亩的鱼塘,现场还随意堆放着废弃的药瓶。据了解,这1300余亩鱼塘不仅平均每年使用饲料2183吨,相关的鱼药投放量也不少。

“养鱼带来的水质污染主要在养殖尾水排放。鱼塘中排出的水水质一般较差。天然的湿地里面有鱼有虾还有水草等各种生物,它是一个复合的生态系统。而鱼塘里面养的鱼种比较单一,生态系统结构也较为单一,为了保证鱼的存活,鱼塘内需要投放大量的饲料。含有饲料和鱼类排泄物的水如果排放到湿地,会造成湿地水体氮、磷等化学物质超标,引起水体的富营养化。像焦作市这种经济性养殖,一般养殖密度比较大,它的影响也会相应加大。”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教授丁爱中表示,正常的养鱼,为了防止鱼生病,还会给鱼服用一些抗生素之类的药物,“如果把含有这类药物的水排放出去,对湿地微生态系统也会产生一些影响,会破坏整个湿地生态系统的功能。”

“湿地生态系统结构被破坏以后,也有可能会破坏其他生物的栖息地。”丁爱中说,“例如,有些水鸟喜欢在湿地栖息,如果湿地环境发生了改变,这些鸟的‘家’就遭到了破坏。”

相关法律规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不能养鱼

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彭建教授称:“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然保护区分为核心区、缓冲区、试验区,每个区的功能、用途以及能够允许的人类活动都是有清楚界定的。”

据了解,2003年,国务院批准建立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条例》最早于1994年10月9日发布,此后又在2011年和2017年分别进行了两次修订。在1994年最初的《条例》版本中,就已经对自然保护区相关内容进行了明确规定。

《条例》明确,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因科学研究的需要,必须进入核心区从事科学研究观测、调查活动的,应当事先向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提交申请和活动计划,并经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批准;其中,进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应当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有关自然保护区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否则也不允许进入从事科学研究活动。

核心区外围可以划定一定面积的缓冲区,只准进入从事科学研究观测活动。缓冲区外围划为实验区,可以进入从事科学试验、教学实习、参观考察、旅游以及驯化、繁殖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等活动。

《条例》第三十条还规定,自然保护区的内部未分区的,依照本条例有关核心区和缓冲区的规定管理。

此后两次修订,也并未对上述规定做任何改动。

“养鱼需要建养鱼设施,人需要在里面活动,还可能把一些并非当地的鱼种放进鱼塘喂养,这些行为都会对自然保护区造成负面影响。”彭建说,有网友提倡在湿地进行生态养殖,最大化地把资源利用在最有效的地方。但生态养殖讲究人与自然的协调,需要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循环,它对硬件条件、养殖的规模等有较高的要求。“目前看来,像孟州市境内黄河湿地保护区核心区的这种建塘养鱼,它仅仅是在生态环境好的地方养鱼,并没有形成生态系统,并不属于生态养鱼。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这里是保护区的核心区,国家有严格的管理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商业化的养殖活动在禁止之列,即便是打着生态旗号的养殖也是不允许的。”

我国湿地保护正在走向法制化,破坏湿地将会受到重罚

此次督察人员在焦作孟州市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发现的鱼塘于2013年正式投运。投运两年后的2015年,《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2015-2024年)》(以下简称《规划》)获国家批复,按照“全面保护、分区施策”的原则,《规划》对区内整个自然环境资源、生物资源和人文景观实行全面保护。其中,核心区作为严格保护区,均保持其自然状态,禁止一切人为干扰。

可见,孟州市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建塘养鱼不仅违反了《条例》,也并未遵守当地《规划》。即使建鱼塘在先,那么在2015年《规划》实施以后,这1300余亩鱼塘也早应该逐步退出,但其仍然存活至今,显然是不符合《规划》要求的。

今年1月20日,《湿地保护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这是我国首次专门立法保护湿地。《草案》明确,国家对湿地实行分级管理及名录制度,严格控制占用湿地。同时明确了监管部门及工作人员不依法履职和违法主体直接破坏湿地的法律责任。

3月1日,《长江保护法》开始施行,成为我国第一部针对一个流域保护的专门法律。目前,黄河保护立法已纳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随着一系列法律法规的完善,我国对自然保护区、湿地、河流等的保护将会越来越严格。违反法律法规须承担的代价也将越来越大。

来源:中国环境报

【历史案例】养殖公司在湿地违规投肥养鱼&nbsp被判赔偿194万

(记者刘怡廷通讯员蔡明仪)2019年12月份,由湖北省检察院武汉铁路运输分院提起公诉的“网湖湿地投肥养鱼”民事公益诉讼案开庭审理。武汉海事法院当庭宣判,支持检察机关全部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依法赔偿因其违法投肥养鱼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费用194万余元,并在市级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阳新网湖生态种养殖有限公司位于湖北省阳新县陶港镇网湖村,经营水产养殖、销售,肥料、饲料购销,苗木种植、销售等业务。2014年至2016年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分别与阳新县陶港镇政府及黄石市网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签订网湖的经营承包合同,合同约定该公司应进行生态养殖、以湖养湖,禁止使用任何化肥、农药、激素,不得有破坏承包水域自然生态环境的经营活动。

然而三年间,该公司违反合同约定,向网湖大量投肥投饵,且在其因违法投肥养鱼两次受到环保部门查处后,仍然继续违法经营。

经调查,该公司2014年共投放磷肥约1000吨、氮肥约2000吨、有机肥约1000吨,2015年和2016年共投放豆渣、啤酒糟等约4.6万吨。

位于阳新县境内的网湖,系富河与长江交汇处的汇水区,是湖北网湖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之一。初冬时节,保护区内风光旖旎,然而被阳新网湖生态种养殖有限公司承包的网湖却是另一番景象。

水滩里,水藻大量繁殖,水体泛着阵阵臭味,鱼虾、候鸟不见踪影。据检测,该公司通过高密度投苗、高强度投肥养殖方式,造成网湖总磷严重超标,生物多样性受到影响,严重损害了网湖的生态环境。而网湖的整体水质类别,也由2014年度的Ⅲ类降低至2017年度的劣Ⅴ类。

截至该案开庭,该公司对已经造成的污染没有采取任何修复治理措施。

发现该案线索后,2016年9月,湖北省检察院指定该案由阳新县检察院办理。2018年底,阳新县检察院对此案民事公益诉讼部分调查终结。今年1月,经湖北省检察院指定管辖,民事公益诉讼类案件由湖北省检察院武汉铁路运输分院提起公诉,该案遂移交至武汉铁路运输分院办理。

在庭审现场,公益诉讼起诉人与被告人围绕网湖水质恶化与该公司投肥养殖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生态修复费用如何科学计算等争议焦点,进行了充分的法庭辩论。

公益诉讼起诉人向法庭出示专家评估意见,并当庭回应被告方当事人和法庭提出的专业问题。根据相关专业机构评估,2014年至2016年间,该公司投肥养殖造成网湖水体损害的最低数额为194万余元。经过合议庭审议,法庭当庭宣判,支持检察机关的全部诉讼请求。(来源:正义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